<acronym id='4m6t7'><em id='4m6t7'></em><td id='4m6t7'><div id='4m6t7'></div></td></acronym><address id='4m6t7'><big id='4m6t7'><big id='4m6t7'></big><legend id='4m6t7'></legend></big></address><dl id='4m6t7'></dl>

    1. <fieldset id='4m6t7'></fieldset>
        <ins id='4m6t7'></ins>

          <i id='4m6t7'></i>
          <span id='4m6t7'></span>

          <code id='4m6t7'><strong id='4m6t7'></strong></code>
          <i id='4m6t7'><div id='4m6t7'><ins id='4m6t7'></ins></div></i>
        1. <tr id='4m6t7'><strong id='4m6t7'></strong><small id='4m6t7'></small><button id='4m6t7'></button><li id='4m6t7'><noscript id='4m6t7'><big id='4m6t7'></big><dt id='4m6t7'></dt></noscript></li></tr><ol id='4m6t7'><table id='4m6t7'><blockquote id='4m6t7'><tbody id='4m6t7'></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4m6t7'></u><kbd id='4m6t7'><kbd id='4m6t7'></kbd></kbd>
        2. 黃群慧:在新產業革命中壯大經濟發展新動能

          • 时间:
          • 浏览:9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  ,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  ,正處在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  。從世界范圍看 ,新一輪科技和產業革命正在由導入期轉向拓展期  ,顛覆性技術不斷湧現  ,催生大量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和新模式 ,經濟增長的新動能正在逐步孕育發展  。李克強總理在第十二屆夏季達沃斯論壇開幕式上指出:“新一輪產業革命孕育興起  ,全球創新活力競相迸發  ,為世界經濟發展註入瞭新動能  。”從一定意義上說 ,這意味著我國經濟發展階段轉換的攻關期與世界范圍的新一輪產業革命興起相疊加  。抓住新產業革命的重大機遇 ,積極推進新舊動能轉換  ,就成為新時代推進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要求  。

            世界范圍內新一輪產業革命方興未艾

            近年來 ,世界范圍內以信息化和工業化融合為基本特征的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不斷孕育發展  。尤其是國際金融危機後的10年中  ,新一輪產業革命步伐加快  ,由導入期正在轉入拓展期  。

            從技術——經濟范式角度分析  ,新產業革命的技術基礎是以信息技術突破應用為主導、大量相互作用的技術組成的高新技術簇群  。上世紀90年代以來計算機芯片處理技術、數據存儲技術、網絡通信技術和分析計算技術獲得巨大突破  ,以計算機、互聯網、移動通信和大數據為主要標志的信息技術、信息產品和信息獲取處理方法得到指數級增長  ,信息技術逐步與制造技術深度融合 ,推動瞭智能化、數字化、網絡化制造技術創新和擴散  ,形成瞭新產業革命的復雜技術系統  。

            技術范式的革命帶來瞭經濟范式的革命  。一是信息(數據)開始作為獨立投入產出的生產要素 ,成為提升經濟社會運行效率和可持續發展的關鍵因素;二是促進瞭資本、勞動力各生產要素發生瞭質的變化 ,引起瞭生產、流通、分配、消費等各項經濟活動、各個經濟環節的巨大變革  ,電子商務、智能制造等新的生產消費方式發展迅速;三是智能制造產業作為新產業革命的先導迅速發展  ,進一步支持和帶動智慧農業、智慧城市、智能交通、智能物流和智能傢居等各個領域的智能化發展  ,滿足生產者和消費者的智能化、個性化需求  ,逐步形成以智能制造為核心的現代產業體系;四是生產組織和社會分工方式更傾向於社會化、網絡化、平臺化、扁平化  ,大規模定制生產和個性化定制生產將成為主流制造范式  ,更加適應以消費者為中心的商業模式  ,企業組織邊界日益模糊  ,基於平臺的共享經濟和個體創新創業獲得巨大的發展空間  。

            新產業革命帶來瞭經濟發展的新動能  ,一方面表現在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的不斷湧現、成長和壯大 ,另一方面表現在新技術對傳統產業的融合改造和提升  。從經濟增長理論角度看  ,由於新產業革命提高瞭勞動力、資本等生產要素的素質  ,將有可能極大地提高全要素生產率  ,進而為經濟增長帶來新動能  。即使從總需求看 ,由於新工業革命的發展需要  ,大數據、雲技術、互聯網、物聯網、智能終端等新一代基礎設施的巨大投資需求 ,也會直接提高經濟增長速度  。進一步看  ,由於新產業革命下分工協作方式發生瞭巨大變化 ,信息不對稱程度降低  ,柔性生產、共享經濟、網絡協同和眾包合作等分工協作方式日益普及  ,在保證規模經濟源泉的基礎上  ,又極大地拓展瞭范圍經濟  ,挖掘瞭經濟增長的新源泉  。可以說  ,新產業革命塑造的世界經濟發展新動能已經初露端倪  ,未來更是潛力巨大  。

            我國培育經濟發展新動能成效顯著

            所謂經濟發展新動能  ,是指相對於傳統經濟增長動能而言  ,表現為以發展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以及促進傳統產業與新技術融合發展升級為核心目標  ,推動人類生產方式進步、經濟結構變遷、新經濟模式對舊經濟模式替代的發展驅動力  。這個驅動力的本質還是創新驅動  ,尤其是以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為主要方向的科技創新 。當前 ,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  ,隨著消費結構升級 ,產業結構需要從資金密集型產業主導轉向技術密集型產業主導 ,傳統產業亟需改造升級 ,新興產業亟待加速培育  。在這種背景下  ,經濟增長能否實現新舊動能轉換  ,就成為我國經濟能否持續健康發展的關鍵所在  。

            這些年來 ,我國在培育壯大經濟發展新動能方面進行瞭積極探索  。黨的十八大以來的經濟運行表明  ,我國經濟在保持中高速增長的同時 ,總體呈現出科技創新引領作用凸顯、新舊動能加速轉換的顯著特征  。

            一是總體科技創新能力不斷增強 ,科技創新支撐引領經濟增長作用日益凸顯  。黨的十八大以來  ,我國創新環境繼續優化  ,創新投入力度加大  ,創新產出能力穩步提升  ,創新成效進一步顯現  ,載人航天、探月工程、大飛機等一批標志性重大科研成果湧現  ,2017年科技進步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為57.5%  。

            二是產業創新能力不斷增強  ,新產業革命對發展新動能貢獻度日益提升  。從三次產業結構看  ,我國經濟已經從過去的主要依靠工業拉動轉為工業、服務業共同拉動  。2017年服務業增加值占GDP比重為51.6% ,對經濟增長貢獻率已達到58.8%  。從工業內部結構看  ,一方面 ,鋼鐵、煤炭、水泥等傳統行業的落後產能不斷淘汰;另一方面  ,高技術和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迅速  ,2017年規模以上高技術制造業實現主營業務收入15.9萬億元  ,比2012年增長55.8% ,年均增長9.3% ,比同期規模以上工業年均增速高5.2個百分點 。戰略性新興產業迅速增長;另外  ,基於移動互聯、物聯網、雲計算的數字經濟新業態、新模式蓬勃發展 ,極大地提升瞭傳統產業、促進瞭經濟發展新舊動能轉換  。目前  ,由新技術、新產業、新模式、新業態等構成的經濟新動能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超過三分之一、對城鎮新增就業的貢獻率超過三分之二  。

            三是企業創新能力不斷增強  ,新企業和企業創新活動對經濟增長提供瞭有力支撐 。隨著“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廣泛開展  ,我國日均新註冊企業數量不斷增長  。2017年全國新登記企業607.4萬戶  ,比上年增長9.9%  ,日均新登記企業1.66萬戶;企業創新主體地位不斷強化 ,2016年企業研發經費支出占全社會研發經費支出的76.1%  。新企業和企業創新活動正成為我國經濟增長的重要源泉  。

            四是產品創新能力不斷增強  ,高水平的新產品供給有效促進瞭經濟增長  。沿著智能化、綠色化、高端化、服務化等產品創新方向  ,我國高復雜性、高附加值、高科技含量的新產品不斷湧現 ,不僅提升瞭我國整體國際競爭力  ,而且滿足瞭消費結構升級的需要  ,有效地促進瞭經濟增長 。2017年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實現新產品銷售收入為19.2萬億元 ,比2012年增長73.3%  。2017年新產品銷售收入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重為16.9%  ,比2012年提高5個百分點 。

            把握機遇進一步壯大經濟發展新動能

            新產業革命對於我國實現新舊動能轉換、促進經濟高質量發展是一次重大歷史性機遇  。把握新產業革命的機遇 ,進一步培育壯大我國經濟發展新動能  ,關鍵要堅持創新發展理念 ,把創新作為發展第一動力  ,推動經濟實現高質量發展  。具體而言  ,需要在以下三個方面著力推進:

            一是以融合創新促進新興產業發展  ,在融合發展中進一步壯大經濟發展新動能  。把握新工業革命機遇、培育經濟發展新動能的關鍵  ,是要找準新興技術和產業發展以及產業體系演進的方向和定位  。新產業革命本身意味著工業化和信息化的融合  ,而這也是未來產業發展的趨勢  。在這一過程中  ,一方面  ,要加大力度推進制造業與互聯網的深度融合 ,既要推動互聯網企業逐步向制造業滲透  ,又要推動制造企業的互聯網化  。推進制造業與互聯網的深度融合  ,不僅是我國制造業轉型升級的內在需要 ,也是整個新經濟發展的關鍵和動力所在 。另一方面  ,要通過加強通用技術研究 ,促進新興產業培育發展和產業融合 。雖然具體領域的新興技術是不確定的 ,但通用技術和共性技術是相對清晰的 。不管新興產業如何發展和演進 ,其技術的源頭都在通用技術 。而目前制約新興技術產業化的障礙主要在於具有競爭前技術的共性技術供給不足  ,因此一定要從體制和投入兩方面入手加強對通用技術的研究  。

            二是以制度創新完善創新生態系統  ,依靠創新能力提升進一步壯大經濟發展新動能  。新動能的基礎是科技創新能力 。一個國傢科技創新能力的提升  ,不僅需要研發資金和人才投入等要素數量的增加  ,更需要創新生態系統的優化和改善 。在這一過程中  ,關鍵要順應新產業革命的趨勢  ,通過制度創新  ,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打破體制機制約束 ,構建新型創新平臺  ,提高創新生態系統開放協同性  ,形成開放合作的創新網絡和形式多樣的創新共同體 。其中尤為關鍵的是  ,要通過制度創新建立強有力的知識產權保護體系  。實踐和理論都表明  ,知識產權保護是激勵創新最有效的、成本最低的制度安排  。保護知識產權就是保護和激勵創新  。隻有切實保護好創新主體的知識產權  ,才能真正激發創新創業的積極性、加快創新型國傢建設步伐  ,不斷增強我國經濟創新力和競爭力  。未來  ,我們要繼續堅定不移地深入實施知識產權戰略  ,著力完善更加嚴格的知識產權保護制度  ,進一步加強執法力量 ,為各方面創新提供更加牢靠的保護  。

            三是以全面開放促進國際合作創新  ,在經濟全球化中進一步壯大經濟發展新動能 。新產業革命是在經濟全球化條件下產生的 。正是全球化帶來的貿易和投資自由化、生產和創新要素流動便利化  ,打造瞭全球密不可分的產業鏈、創新鏈、價值鏈 ,推動瞭新產業革命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廣度、深度向前發展  。經濟全球化是不可逆轉的時代潮流  ,我們要順應經濟全球化的趨勢  ,在新產業革命中不斷壯大世界經濟發展新動能  。對於我國而言  ,同樣如此  ,隻有通過擴大開放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  ,實行高水平的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政策  ,大幅度放寬市場準入  ,擴大服務業對外開放  ,保護外商投資合法權益  ,為國際合作創新提供更好的制度環境  ,才有可能在經濟全球化中進一步壯大我國經濟發展新動能  。(本文來源:經濟日報 作者: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工業經濟研究所所長 黃群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