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 id='v0zd3'><div id='v0zd3'><ins id='v0zd3'></ins></div></i>

    <code id='v0zd3'><strong id='v0zd3'></strong></code>
    <span id='v0zd3'></span><acronym id='v0zd3'><em id='v0zd3'></em><td id='v0zd3'><div id='v0zd3'></div></td></acronym><address id='v0zd3'><big id='v0zd3'><big id='v0zd3'></big><legend id='v0zd3'></legend></big></address>
    <fieldset id='v0zd3'></fieldset>

  2. <ins id='v0zd3'></ins>
  3. <dl id='v0zd3'></dl>
    <i id='v0zd3'></i>

      1. <tr id='v0zd3'><strong id='v0zd3'></strong><small id='v0zd3'></small><button id='v0zd3'></button><li id='v0zd3'><noscript id='v0zd3'><big id='v0zd3'></big><dt id='v0zd3'></dt></noscript></li></tr><ol id='v0zd3'><table id='v0zd3'><blockquote id='v0zd3'><tbody id='v0zd3'></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v0zd3'></u><kbd id='v0zd3'><kbd id='v0zd3'></kbd></kbd>
        1. 時光流轉,而影像不朽——《國傢相冊》背後的故事

          • 时间:
          • 浏览:8

            1948年 ,昌平上下店子戰役現場  ,戰地記者袁苓冒著槍林彈雨拍下瞭一張照片  ,在他的鏡頭裡  ,一位戰士剛剛倒下  ,距離他隻有五六米遠 。幾乎同一時間  ,身後的戰友郝建國拍下瞭袁苓的背影 。袁苓背著槍、手榴彈、幹糧袋  ,全部裝束和普通戰士別無二致  ,隻是手裡多瞭一臺相機  ,而相機  ,正是他最有力的武器  。那一年  ,袁苓和郝建國都隻有23歲  。

            戰地攝影傢羅伯特·卡帕曾說過一句名言:如果拍得不夠好  ,是因為離得不夠近  。袁苓和郝建國的照片讓我們看到 ,我們的攝影記者離戰場有多近  。這兩張照片 ,近日作為“國傢相冊 致敬歷史——新華社中國照片檔案館典藏展”的一部分  ,出現在首都博物館  。時過境遷  ,歷史的圖像依然震撼  ,渾樸的力量一下就擊中瞭觀眾的心靈 。

            打開檔案館的庫藏

            1943年12月9日凌晨  ,日軍突然包圍瞭河北阜平柏崖村  ,晉察冀畫報社主任沙飛從夢中驚醒 ,一把摟住枕邊的皮包往外沖  ,跑掉瞭鞋和襪子  ,雙腳被嚴重凍傷  。之後  ,警衛員把包埋進土裡  ,躲過瞭搜查  。當時  ,晉察冀畫報社在日軍掃蕩下  ,保住瞭許多珍貴的設備和底片  ,卻有多名人員犧牲  ,蒙受瞭報社成立以來最大的一次損失 。

            當時幸存的兩隻皮包  ,就是最早的“中國照片檔案館” ,皮包裡裝的 ,是上萬張記錄中國抗日戰爭最艱苦時期的底片  。

            如今  ,隸屬新華通訊社和國傢檔案局的中國照片檔案館 ,是目前我國館藏量最大的照片檔案館  ,收藏有珍貴照片1000多萬張  ,凝固著大量鮮為人知的歷史瞬間  ,成為記錄國傢歷史的珍貴典藏  。這些典藏的作品 ,多年來躺在櫃子裡  ,利用方式有限  。從2016年9月開始 ,依托中國照片檔案館 ,新華社每周推出一期《國傢相冊》  ,以微紀錄片的形式  ,通過一張張歷史照片 ,講述一個個動人的故事 ,以小見大 ,在歷史記憶與當代人感受中尋找共鳴  。

            每集五六分鐘 ,兩三個人物  ,幾十張照片  ,1500字左右的解說 ,《國傢相冊》在新華社領銜編輯陳小波的娓娓道來中已經播出瞭100期 。陳小波在“國傢相冊”主創團隊中不僅是講述人 ,還是圖片編輯 。她在記憶中搜尋整理編輯過的照片  ,挑選出來用到創作中去  。一集片子  ,她需要瀏覽照片近萬幅  ,最後使用五六十張  。“千萬張照片靜躺在中國照片檔案館裡 ,等待被再次喚醒  。”

            “請跟我走進中國照片檔案館 ,繼續打開《國傢相冊》  。”每集《國傢相冊》微紀錄片都以陳小波這句話收尾  。這些天  ,這句話回響在首都博物館方廳三層  。擔任“國傢相冊 致敬歷史——新華社中國照片檔案館典藏展”執行策展人的陳小波  ,現場打開《國傢相冊》  ,使觀眾近距離觸摸歷史的質感 。這是中國照片檔案館館藏作品首次向公眾展出  ,現場100餘幅攝影作品  ,絕大部分都曾在《國傢相冊》出現過  ,每一幅背後都隱藏著故事  。

            為瞭豐富展覽元素  ,現場循環播放精選出來的16集《國傢相冊》微紀錄片  ,還展出瞭新華社老一代攝影記者和編輯使用過的圖文資料本、底片盒、膠卷袋等實物 。

            尊重攝影者的價值

            “做一個有溫度的展覽 。”這是策展團隊對自己的要求  。這些照片的攝影者很多已經離開人世 ,但他們的作品被很好地保存下來 ,“照片是一個將來式  ,或許幾十年後才能看出它們的價值” 。陳小波希望這些照片 ,許多年後仍可以和後人對話  。展覽中  ,有一個特別的單元 ,就是對攝影者真容的呈現  。他們的肖像被印在小方臺上  ,雖然擺放在比攝影作品更低的位置  ,卻讓人心生觸動  。

            石少華、袁苓、蔣齊生、侯波、陳娟美、王敬德、喻惠如、鄭震孫、官天一……很多人的名字並不一定為大眾熟知  ,但此刻  ,他們的作品放大後映入人們的眼簾  ,在心裡依然能引起波瀾  。

            在“夜攻單縣”的照片中  ,攝影師袁克忠在黑夜裡利用炮火照亮夜空的瞬間  ,拍下瞭戰友進攻的身影  ,炮火成瞭他的閃光燈 ,技巧讓人嘆服  。而一張有著燦爛笑容的照片  ,被佈置在展覽的前言處  ,打動瞭不少人  ,一位網友留言說:“很喜歡那張一個女孩子在向日葵旁微笑的照片 ,真的很舒服 。”其他作品裡  ,棄筆從戎的青年、雁翎隊的傷員、領到結婚證的女子、修築康藏公路的戰士、油井上的工人、摘棉花的姑娘、騎自行車的少年  ,一個個平凡的面孔  ,在影像裡獲得瞭別樣的生命力  。策展團隊成員、《國傢相冊》導演郝方甲說:“我們用影像回望來路  ,致敬歷史長河中每一個平凡如你我的人  ,致敬終將匯聚成洪流的微小力量 。”

            當然  ,鏡頭裡也少不瞭知名人士 。“這是巴金在朝鮮戰場坑道裡寫作;這是徐悲鴻在鬥室裡為戰鬥英雄畫畫;這是侯寶林在勞動間隙表演;這是常書鴻指導臨摹敦煌壁畫……”在展覽現場  ,陳小波如數傢珍  ,不厭其煩  。對於展覽照片的遴選 ,策展團隊有三條主要標準:時代的痕跡、攝影的詩性、情感的力量  。

            情感的力量  ,可以穿越時空  。看著照片裡可愛的孩子 ,有人提議  ,如果可以的話  ,把長大後的他們找到 ,來現場和曾經的自己合影  。

            而情感的力量  ,又是最深沉的  。在朋友圈裡 ,陳小波一邊邀請大傢來看展  ,一邊不斷提示:慢慢看  ,慢慢想  。這是不畏艱險、兢兢業業的攝影師為我們留下的影像記憶  ,時間賦予瞭它們更深的意義  ,它們刻錄瞭光陰的故事  ,讓歷史的溫度融入我們的心扉 。

            去年  ,92歲的袁苓去世  。時光流轉  ,年華老去 ,而影像記錄亙古不朽  。

             (本報記者 蔣新軍)